简洁,逻辑清晰的作品给人最高的美的体验。与之相对的,复杂,混乱,多元让人懵逼,却更容易制造简单的乐趣。

不止步于简单的快乐体验的人,富于经验的玩家们着眼于寻求更高层次的体验,这时他们的眼里只想见到清晰,简洁,有逻辑的东西,无论你的作品是写的,画的,设计的,码的,种种。

李垠的博文高度评价Java的简单实用,摒弃那些新出现的高级语言的复杂没逻辑,让我想到Bittner对我的要求,无非是做出简单实用有逻辑的东西和文章,整出一大堆技术方法,堆砌在文章里让人看不到到底在做什么,目标是什么,这就是聪明人对作品的要求。我的论文修改方向要向这个目标靠近。